|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產業資訊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雜志訂閱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頁 > 生物產業 > 生物農業
疫情之下,一棵菜如何從田間地頭到百姓餐桌
2022-05-30 11:05
來源:新京報
字體: [   ]

“快”菜進京記

  疫情之下,一棵菜如何從田間地頭到百姓餐桌

  最外面一層的葉子比小臂還長,里面包著數十片小片葉子,嫩得可以掐出水來,這是一種名叫“快菜”的蔬菜。菜農謝從心一手拿著十來厘米長的刀,一手抓著菜身,橫向一抹,手起刀落,整棵青菜就“落入”手中,然后再在菜根上抹一刀,留下的根莖干凈、平整?!斑@種菜,清脆,口感好?!?/p>

  現在正是最適合快菜生長的季節,基本上40天左右就可以出一茬。

  北京大興區青云店鎮楊各莊村。馬路兩邊的綠蔭后是一排排白色的蔬菜大棚,這里集中種植著快菜、油菜、油麥菜。每座大棚占地兩畝多,整棚種植,一次可以收獲快菜600多筐。按每筐30斤,將近10000公斤。

  每天上午八九點鐘,菜商王福(化名)會到大棚收菜。還冒著露珠的快菜被裝進4.2米長的卡車里,來到30公里外的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蔬菜新鮮不易保存,王福會在全部賣完之后才結束一天的營生。值夜班的菜商則在下午四點多到,晚上在車里打個盹,凌晨一兩點迎接趕早的顧客。

  幾乎是24小時不間斷,從北京各區、全國各地駛來的大車載著蔬菜、水果、糧食、肉類等來到這個北京南四環外的批發市場,這些蔬果糧肉又被各種型號的面包車、卡車送到北京的各個社區。

  新發地市場相關負責人表示,近期,新發地市場蔬菜上市量每日在2萬噸左右,供應比較充足。價格比較平穩,達到了開春以來的最低水平。

  疫情之下,如何保證一棵菜從田間地頭到居民餐桌,這背后,涉及整個蔬菜供應鏈條,涉及人們“舌尖上的安全”。

  “割的速度趕不上長的速度”

  5月20日,大興區青云店鎮楊各莊村。室外的溫度超過30攝氏度,塑料薄膜又讓大棚里增加了幾攝氏度。為了防止悶熱,兩邊的薄膜被掀開,讓自然風可以在棚內流通。

  謝從心的后背已經濕透,他身前是一大片翠綠,大棚里還有將近一半的快菜等著采摘?!艾F在快菜長得太快,割的速度趕不上長的速度?!?/p>

  41歲的謝從心此前做了近20年的卡車司機,去年10月,他在同鄉的介紹下和妻子一起來到大興種植蔬菜?!百u得好的時候,一天能出一百多筐,一大棚的蔬菜四五天就賣完了?!弊蠲β档臅r候,他們每天早上三四點就要起床割菜,等待第一批去新發地的菜商。

  北京建立蔬菜大棚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60年代末,到80年代末又發展蔬菜日光溫室,結束了北京冬春淡季以大白菜、蘿卜、馬鈴薯為當家菜的歷史。

  來自河南的劉潔(化名)在大興區采育鎮承包了20個蔬菜大棚。她回憶,上世紀90年代,便有河南同鄉在北京種菜賣菜。她推薦當時正在北京找工作的姐夫在西紅門租地種菜,“那時還是陽光溫室,當時種的就是快菜、油菜這幾樣?!爆F在的西紅門已經遍地是高樓,菜農們就轉到了大興。五年前,劉潔也來到大興種菜?!澳昃昂玫臅r候,種菜能賺一些錢,這幾年差了點,像山東壽光的菜商也盯著北京市場,競爭還是挺激烈的?!?/p>

  最近,快菜在新發地市場賣十元錢三十斤,“最終菜商給到我們手中的可能只有五六塊?!睅讉€菜農算了一下賬,去掉大棚租金、種子、肥料等成本,每斤青菜要賣到五六毛才差不多夠本?!靶星橛泻糜袎?,菜少的時候我們掙了錢,現在不管貴賤都要賣??觳肃侧驳赝宪f,再不割就‘瞎’(爛)在地里了?!?/p>

  新發地最不缺的就是蔬菜

  5月26日上午10點多,王福把運菜車開進了新發地市場。從神農門進入,走十來米,轉彎就是油菜區。足球場大的場地已經停了十幾輛卡車,分列廣場兩邊,中間留出一條大道,車尾相對,車廂里面放著成筐的綠葉菜。

  王福將車停在了“隊尾”,在車廂門前撐起兩米寬的帳篷,“足球場”沒有一棵樹遮陰,陽光直射。妻子張紅珍(化名)從車上搬下六筐菜,分別是快菜、油菜和油麥菜,放在帳篷下,又趕緊拿出黑色的絨布,蘸了水,蓋在菜上。

  “新發地不缺菜,至少我們賣的這三種蔬菜很充足?!蓖醺=衲?2歲,他從2002年開始來新發地賣菜,一直賣的都是這三種菜。這一趟,他拉了一百多筐菜。

  一車菜、一臺秤,這門營生就可以開始了。每個攤位一般是夫妻倆人經營,有時一人去送貨,另一個就留下來看守攤位。

  近期新發地市場提級了防疫措施,須持24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完成第三針疫苗接種才能入場,賣菜中要全程佩戴N95口罩。不時有穿著黃色工服,背著藍桶的工人給各家商戶的電子秤噴消毒水,穿著藍色制服的人騎著電動車,隨時檢查戴口罩的情況?!俺燥堃珠_,兩個人一人在一邊?!睆埣t珍說。

  有人打電話過來,要十幾筐快菜,張紅珍連忙上車,拿起白色的大塑料袋套在菜筐上,然后兩手放在菜筐兩側的“耳朵”上,一用力,整筐30斤的菜在空中翻了個跟頭,落入袋中?!霸缦纫蔡Р粍?,后來干多了就行了?!笔畮装卟舜虬?,她的額頭已經蒙上了一層細汗,“再過倆月才是最難熬的時候,站著不動就渾身是汗?!?/p>

  下午4點半,一部分蔬菜露在陽光下,張紅珍將帳篷的一角往西邊推了推,想讓蔬菜完全置身于陰影中,王福站起身,將整個帳篷往西移了移。又有幾輛白色的大卡車駛入,車輛擠占了油菜售賣區的中間廣場?!澳鞘巧弦拱嗟?,賣給凌晨來買菜的人?!睆埣t珍望著車里剩下的二十多筐蔬菜,有些著急了。

  下午5點45分,張紅珍掀開蒙布看了一眼筐里的菜,將外面幾片蔫了的葉子掰掉,又小心蓋好。為了賣出最后幾筐菜,他們將原本12元一筐的快菜降到了10元。賣菜是個辛苦活,每天早上一大早起床到菜地收菜,要全部賣完才能結束一天的營生,不然第二天菜不新鮮,就賣不出去了。

  晚上7點,最后幾筐菜賣出去了,張紅珍把左手的手套摘掉,被橡膠手套捂了一天的左手泛白,和曬黑的右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右邊手套壞了,還沒來得及買?!彼炅舜晔?,“真累啊?!?/p>

  遠道而來的洋蔥

  5月26日零時前后,卡車司機李為軍拉著18噸洋蔥從江蘇徐州豐縣來到新發地洋蔥交易區。兩天前,他剛往北京拉了一車洋蔥,回到豐縣就接到了洋蔥商李樹全的電話,問他能不能再跑一趟。25日下午兩點,裝好車,李為軍直接上了高速。這天,他沒來得及吃飯,只是下午在服務區吃了兩包泡面。

  李為軍的車專門拉蔬菜水果。四五月從徐州拉洋蔥到北京;等洋蔥的季節過了,就從張家口拉白菜到江蘇;拉完白菜,就去海南拉香蕉、菠蘿到江浙地區;香蕉、菠蘿拉完了,就又是洋蔥長成的季節。

  25日晚上11點,李為軍到達廊坊的一處收費站,那里有新發地的工作人員檢查他的行程碼、健康寶,然后是做核酸、抗原。20分鐘后,李為軍的車重新啟動,“進城很順利?!?/p>

  新發地市場宣傳部部長童偉介紹,從2020年初開始,在市商務局的支持下,他們在入京的高速檢查站設立了對接保障專班,協助檢查站的工作人員做司機的信息確認、抗原檢測等工作,“讓司機能快速進來,也提高了農產品的流通效率?!?/p>

  到新發地市場時已經是深夜12點,李為軍將車停到市場里面,準備在車里睡一覺。睡前,他得知有幾個同鄉卡友也在新發地,幾個人計劃著第二天中午買點好吃的“改善改善伙食”。

  26日早6點,李為軍將車開到李樹全的攤位?!斑@是新來的洋蔥吧?”有客人指著車上的洋蔥問價。附近的幾家商戶走過來閑聊,“這車洋蔥漂亮”。

  李樹全被稱為新發地的“洋蔥大王”。他在1999年就開始在新發地市場賣洋蔥,那時候最難得的是“信息”,當時都是散戶種植,規模小,一個村的洋蔥賣完了就會斷貨。李樹全從山東開始,一個村子一個村子地跑,跑遍了全國。

  現在李樹全在江蘇、河北、甘肅等地合作經營了上萬畝洋蔥基地。隨著季節的不同,運到北京的洋蔥的產地也在變化,前段時間的洋蔥還是河南南陽的,最新一批的則來自江蘇。冬天吃的洋蔥則是從云南運過來的,再配上12月左右開始儲備的蘭州等地的洋蔥,等到來年三四月,就又可以吃到新鮮的南陽洋蔥了。

  幾天前,李樹全收到了新發地市場工作人員發來的A、B隊建檔表格。他和妻子帶著一個員工在A隊,另一個熟工帶著兩個人算B隊。童偉介紹,A、B團隊的建立是為了讓兩個團隊分別在不同的時間段工作,“如果出現風險的話,還可以確保另外一方有效地延續?!?/p>

  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承擔了北京市80%以上的農產品供應。保證供應是頭等大事。李樹全說,幾乎每次北京出現確診病例,新發地的相關負責人都會聯系他,做好供應。5月12日,北京出來靜默3天的謠言,結果洋蔥一天賣了一掛車還多(一掛車有30多噸),他趕緊再調洋蔥到北京。

  第二天謠言破除,但是新一批洋蔥已經到了北京,只能放著慢慢賣?!捌渌也桓艺f,新發地缺什么都不會缺洋蔥。好賣賴賣我們都得有貨”。

  不停歇的交易市場

  下午天熱,市場上來進貨的人不多,幾個商戶百無聊賴地閑談著,王福撐起了小躺椅,在兩輛大車間的陰影處補覺。

  52歲的吳勇(化名)穿著藍色的防曬衣,從上午10點來到新發地市場,已經逛了大半天了。他開了一家蔬果店,平時妻子照看店里的生意,他負責采購?!俺藘r錢,品質也很重要,現在人買菜都要‘精品’,得看著新鮮、好看?!?/p>

  早些時候,吳勇也會凌晨一兩點來新發地趕早集,“現在年紀大了,熬不住了,再加上現在菜都新鮮,差不了多少?!?/p>

  在媒體的報道中,新發地被稱為“不夜城”、“首都最大的菜籃子”。根據其官網數據顯示,有固定攤位2000個左右、定點客戶4000多家,每天有1.8萬噸蔬菜、2萬噸果品、3000多頭生豬、1500多只羊、150多頭牛、1500多噸水產進出。

  “現在人們喜歡吃‘精品’蔬菜,批發價一塊的油菜沒有一塊五的油菜銷量好?!背枀^三里河一家便民商店的老板張合柱坐在黑色金杯車上,等菜商送菜過來。他不用自己去選貨,專門花了四五千元一個月雇人在市場幫他“選品”,“不然市場這么大,我也轉不過來?!?/p>

  今年52歲的張炳貴就是一個“選品”人,此前他也是“菜販子”,專門從周邊的城市拉菜賣給新發地的商家,疫情以后,他不想往外跑了,就在市場里做起了采購,“現在市場菜多、便宜,最近這個月,超市的進貨量至少是之前的1.5倍?!?/p>

  吳勇喜歡自己選。晚上8點,最后3包生菜、6捆大蔥送過來時,他結束了今天的采購,又跑去旁邊賣冰的商店買了10包冰,塞在各種綠色葉子的中間,仔細囑咐賣蔥的商家,這個橫著放,那兩個放在最上面。

  “家門口的菜市場”

  晚上9點,周欣欣(化名)走進了吳勇的蔬菜店,成堆的蔬菜堆在賣場中間的貨架上,上面的白板用筆粗糙地寫著“特價葉菜全部5元3把,2元1把”。

  周欣欣今年27歲,剛剛研究生畢業兩年,和朋友在附近合租。她平時下班比較晚,“早起買菜是不可能的?!弊罱蛹肄k公,在家待了一整天,晚上遛彎路過蔬菜店?!拔移綍r叫外賣多,就會做幾個簡單的菜?!彼袅藘砂芽觳?、一把油麥菜,又轉向身后,拿了兩個西紅柿,一共13.5元。

  周欣欣家里還有兩個土豆和一包紅薯,30多個雞蛋,那是她在聽到北京要“靜默3天”的謠言時買的,“當時嚇得我趕緊在外賣平臺上買了兩百多塊錢的東西,什么大白菜、玉米,吃了一個星期也沒吃完,最后辣椒、白菜啥的全都放壞扔了。我現在買菜只買一兩頓的,吃完再補,還是要吃新鮮的?!?/p>

  家住在朝陽區潘家園街道的王詩(化名)在4月23日經歷了一輪囤貨風波,當時她聽說自己家附近出現了確診病例,便在六家超市同時下單,塞滿了有三個分層的大冰箱。

  4月25日,王詩居住的小區被劃入封控區內,按照要求不能出小區。她發現小區內的一塊空地上,不知什么時候來了一輛蔬菜車在賣菜和水果,“就像家門口的菜市場”。有一天她做完核酸路過攤位,看到有菠蘿在出售,她便買了一個回去,“好甜”。

  蔬菜車車身最中間用紅色大字寫著“社區蔬菜直通車”,左上邊是“北京市菜籃子工程”,最下面寫著“新發地百舸灣農副產品物流有限責任公司”。百舸灣公司負責人韋桂坪告訴記者,他們公司“主要是服務于一些生鮮店輻射不到的社區,實現一公里買菜?!绷硪粋€功能是應急保障功能和重大活動的保供,比如向封控區居民供菜,前不久還參與了冬奧會的蔬菜運輸。

  韋桂坪說,目前他們負責向海淀、朝陽、通州、豐臺等部分封控地區供應蔬菜水果。5月24日這一天派出了51輛蔬菜直通車,每輛車裝有2.5噸的貨物,又向通州張家灣鎮發出了50噸的應急保障蔬菜包。

  一個“應急保障蔬菜包”里包含圓白菜一個,圓茄兩個,西葫蘆兩個,胡蘿卜四根,土豆四個,蘋果四個,黃瓜四根,還有一個哈密瓜,總售價50元?!岸▋r是在批發價的基礎上加價10%-15%?!?/p>

  2020年初,新冠疫情剛剛暴發時,他們開始向封控的社區送物資,“這兩年市商務局也經常告知我們要隨時做好準備,預防突發情況?!?/p>

  北京市商務局官網顯示,現在北京市共有15家蔬菜直通車企業,全市合計有效目錄車輛356輛。4月25日以來,本市累計向東城、西城、朝陽、海淀、通州等區派出蔬菜直通車1007輛次,服務點位近1000個,運輸蔬菜、水果、禽蛋和米面糧油調料等物資量達2萬余噸。

  童偉告訴記者,“近期,新發地市場蔬菜上市量每日在2萬噸左右,供應比較充足。我們監控的數據顯示,價格也比較平穩,達到了開春以來的最低水平?!?/span> 
 
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如因無法聯系到作者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與本網站聯系,我們將采取適當措施。 
關注微信公眾號:

官方賬號直達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全免费a级毛片免费看视频-几个少爷玩弄一个男性奴-日韩亚洲精品国产第二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