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產業資訊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雜志訂閱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草原上的“中國云谷”承載“西算”重托
2022-04-11 16:04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融媒體記者  艾麗格瑪
  到了當前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在“東數西算”資源重配、全國調度的一盤大棋下,曾經的“負擔”又轉身變為新的優勢。
 
 
  內蒙古樞紐規劃設立和林格爾數據中心集群,包括和林格爾新區及集寧大數據產業園,主要任務為充分發揮集群與京津冀毗鄰的區位優勢,為京津冀高實時性算力需求提供支援、為長三角等區域提供非實時算力保障。
  天生我材必有用
  在以前,談到內蒙古的資源優勢,總離不開“羊煤土氣”四個字。這些自然資源過去確實為這里帶來了可觀的收入,但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讓當地產生了路徑依賴,甚至成為產業轉型升級的負擔。
  但到了當前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在“東數西算”資源重配、全國調度的一盤大棋下,曾經的“負擔”又轉身變為新的優勢。
  從我國數據算力需求和資源的區位特點來看,“東數西算”正如同數據資源的“南水北調”“西電東送”,數據本身成為了與水資源、電力資源類似的新的資源,沿著鋪設于地下的光纖網絡、圍繞著8個算力樞紐流動。到目前,我國已建成數據中心規模500萬架,對應算力高達130EFlops(每秒一萬三千億億次浮點運算)。根據預計,隨著數字經濟高速發展,算力需求將以20%速度持續增長。
  中國工程院院士鄭緯民指出,東部的土地資源和電力資源相對比較有限,數據庫集中在東部比較耗電,例如100PFlops(每秒一百次浮點運算次數)的計算中心一年在東部大概電費就花費五六千萬元。
  內蒙古入選“西算”數據樞紐之一,正是由于這里的可再生能源豐富、氣候適宜、數據中心綠色發展潛力較大——總的來說,就是“成本低”。實際上,能源成本就占數據中心總運營成本的50%。其中機柜散熱帶來的空調耗電成本又占據很大一部分,因此,氣候涼爽可以非常直接地減少數據中心的耗電總量;而作為十大集群之一的呼和浩特和林格爾地區,年平均氣溫約為5.4℃,從氣候條件來說天然具備無可比擬的優勢。同時,內蒙古作為能源輸出大省,又是風力發電和太陽能發電大戶,是全國最主要的可再生能源基地,這里的電力資源豐裕、電價便宜、綠色低碳,非常適宜建設數據計算中心。
  內蒙古自治區發展改革委高技術處相關負責人就對本刊記者介紹,正是由于這些優勢,早在多年前,內蒙古自治區就已經開始布局數據計算相關產業,數據中心建設已經初具規模,特別是和林格爾新區、烏蘭察布等地區,吸引到了蘋果、華為、阿里、快手等眾多企業大型數據中心的入駐。2022年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工作報告》也明確提出,大力推進數字內蒙古建設。健全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呼和浩特、包頭“千兆城市”和煤炭、稀土、化工等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二級節點,打造全國一體化算力網絡國家樞紐節點,新建5G基站1萬個。
  內蒙古樞紐規劃設立和林格爾數據中心集群,包括和林格爾新區及集寧大數據產業園,主要任務為充分發揮集群與京津冀毗鄰的區位優勢,為京津冀高實時性算力需求提供支援、為長三角等區域提供非實時算力保障。
  可以說,繼騰訊公司位于貴州的“山洞鵝廠”、微軟的“海底數據中心”、Meta的“北極數據圈”之后,內蒙古的和林格爾數據中心群集也成為了業界尋求高性價比數據中心建設的一片寶地。
  漣漪效應初現
  國家發展改革委高技術司相關負責人介紹,數據中心產業鏈條長、投資規模大,帶動效應強;而通過算力樞紐和數據中心集群建設,將有力帶動產業上下游投資。數據中心產業鏈,既包括傳統的土建工程,還涉及IT設備制造、信息通信,基礎軟件、綠色能源供給等,產業上下游投資將獲得有力帶動。此外,通過算力設施由東向西布局,將帶動相關產業有效轉移,促進東西部數據流通、價值傳遞,延展東部發展空間,助力形成西部大開發新格局。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創新驅動發展中心(數字經濟研究發展中心)副主任徐彬曾表示,“東數西算”每年能帶動的相關投資將高達4000億元,而按照相關數據測算,新基建投資每提升1%,支出法核算下的GDP將被拉動0.11%。
  西部證券研究院雒雅梅認為,此次工程本質目標是實現算力資源的“騰籠換鳥”。長遠來看,東部地區承接的應用多契合產業數字化轉型的大方向,對經濟增長有強帶動效應;而西部地區在此過程中,也將逐漸實現“瓦特變比特”,東西部總體實現高質量發展。
  對于地方來說,帶動相關產業鏈發展的漣漪效應初現。
  數據中心產業的上中下游分別對應著基建和設備提供商、運營服務商和下游客戶。包括上游的基建及設備制造商,主要生產數據中心機房內的各種設備、服務器等;中游的服務提供方,主要包括運營商、第三方IDC(互聯網數據中心)廠商等;以及下游的IDC租用客戶,以云計算和互聯網等客戶為主——實際上,“東數西算”工程發布的相關消息,就已經帶動了一批“IDC概念股”受到關注。此外,隨著數據處理能力的提升,相關產業創新技術也將獲得長足發展,其制造業、農業和服務業的數字化轉型速度也必將加快。
  內蒙古自治區發展改革委高技術處相關負責人告訴本刊記者,作為全國唯一的大數據基礎設施統籌發展類綜合試驗區的核心區,呼和浩特成為全國第14個、少數民族地區首個國家級互聯網骨干直聯點城市,成為全國第6個設立區域性國際通信業務出口局所在地,三大運營商均將呼和浩特設為網內核心節點。
  其中,內蒙古和林格爾新區國際互聯網數據專用通道獲工信部批準成為內蒙古自治區第一條國際互聯網數據專用通道,目前正在加快推進建設中。新區現總出口帶寬達35.9T,與國內18個主要城市實現了直連,與北京互訪時延僅為10ms左右,已形成內聯全國、外接俄蒙及歐洲的高速寬帶網絡和國際通信業務通道。
  “一業帶百業”,因為良好的基礎設施條件,和林格爾新區吸引了一批填補自治區行業空白的專精特新項目。自治區首條、年產10萬臺的清華同方服務器生產線已在新區投產。博奧基因檢測技術應用示范中心、博暉創新現代化生物科技產業基地等項目落地建設,初步形成細胞培養基、小牛血清、動物疾病檢測、基因檢測、干細胞存儲和提取、益生菌培養、基因克隆、動物胚胎移植、血液制品等多元發展的生命科學產業生態體系。京東“亞洲一號”建成投用,北京工業大學高導熱氮化物材料產業化項目試生產,申通、韻達快遞電商總部基地等項目開工建設。
  “中國云谷”承載希望
  目前,和林格爾新區已有建成運營、正在建設和洽談推進的數據中心項目16個。其中,已建成數據中心5個,包括中國移動呼和浩特數據中心、中國電信內蒙古信息產業園、中國聯通西北(呼和浩特)云計算基地、內蒙古高性能計算公共服務平臺、東方超算云內蒙古超級大腦項目。同時,中國電信二期、中國移動二期正在推進中,已建成服務器裝機能力72萬臺;在建數據中心4個,包括東方國信工業互聯網北方區域中心項目、中國銀行總行金融科技中心項目、內蒙古自治區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科技信息中心、中數興盛北方數據湖(金融科技產業園)項目,建成后新區數據計算存儲能力將實現倍增,達到163.5萬臺;已簽約項目3個,包括中國農業銀行數據中心第三分部和林格爾新區建設項目、中國建設銀行內蒙古和林格爾新區數據中心項目、并行科技新型算力基地;洽談推進項目4個,包括工商銀行總行、興業銀行、浦發銀行、交通銀行等項目正在洽談推進中。
  快手烏蘭察布數據中心設計安裝10千瓦機柜兩萬架,可承載服務器30萬臺。烏蘭察布華為云數據中心項目,分三期建設,一共占地700畝,總建筑面積約40萬平方米,同貴安華為云數據中心作為華為公司的根數據中心基地。烏蘭察布云數據中心也是華為云全球最大渲染基地,建成后將具有超過30萬核的云渲染能力,可以讓一部有90分鐘需要3D渲染的電影,從耗時6個月縮短至2周完成。
  “我們將依托全國最大的云計算基地,搶抓國家大數據基礎設施統籌發展綜合試驗區建設的重大機遇,全力推進‘中國云谷’建設?!焙艉秃铺厥虚L、和林格爾新區黨工委書記賀海東表示。
  鄭緯民曾前瞻性地提出,“今后,超級計算系統對國民經濟、國防將越來越重要,比如地震模擬、大氣模擬和量子模擬,包括新冠肺炎疫情的問題,這種層級的數據將來會把貴州、內蒙古、甘肅等西部地區的計算機器通過光纖電纜連接起來后進行計算?!眱让晒艊覙屑~節點,正向著這個偉大的愿景努力接近,為“東數西算”工程的順利實施提供極其重要的支撐作用。而未來,內蒙古數據相關產業的發展,也將希望寄托于“中國云谷”相關工作的規劃與落地。
  END
  來源:本刊原創文章
關注微信公眾號:

官方賬號直達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全免费a级毛片免费看视频-几个少爷玩弄一个男性奴-日韩亚洲精品国产第二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