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產業資訊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雜志訂閱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種子法第四次修訂:EDV 制度為種業創新保駕護航
2022-03-31 14:03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融媒體記者  李子吉

  2022年3月1日,最新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簡稱《種子法》)正式施行。本次修改決定在2021年12月24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二次會議上審議通過,也是《種子法》自2000年頒布以來經過的第四次修改。
 
 
  這一次種子法的修改,表現出了我國種業原創知識產權保護法治化水平的又一次加深,那么接下來,科研院所或者是科技型種業企業,創新的利益得以保障之后,創新的積極性是否能夠進一步的體現出來?新種子法中提到的EDV制度是什么?為何如今才開始建立?其實施又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問題?
 
  01
  為種業創新提供法律保障
  自2015年對種子法進行第三次修訂至今,我國對于種業原創知識產權的法治保護一直高度重視。2022年1月12日,農業農村部發布第二批農業行政執法指導性案例,遴選出來的8個案例中,第一案就是浙江省寧波市一起未經品種權人許可銷售授權品種種子的案件。
  而本次修改后的種子法對于種業原創知識產權的保護又加大了力度,其第二十八條擴大了植物新品種權的保護范圍及保護環節,將保護范圍由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延伸到收獲材料,將保護環節擴展到生產、繁殖和為繁殖而進行處理、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出口以及為實施上述行為的儲存。
  為了進一步鼓勵育種原始創新,減少模仿修飾,種子法第二十八條、第九十條提出建立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明確了實質性派生品種定義,規定了實質性派生品種以商業為目的利用時,應當征得原始品種的植物新品種權所有人的同意。
  據統計,從2016年到2020年,全國法院每年審結的涉及植物新品種糾紛案件量從66件增加到252件,其中侵權糾紛案件占比超過80%。從體制機制上增強保護手段,加大警示、震懾和懲治力度的需求十分迫切。修改后的種子法將使品種權所有人或者利害關系人有更多的取證機會并主張權利,從全鏈條角度保護植物新品種權,解決種子侵權中的很多現實問題,從而更好維護權利人的合法權益。
  另外,新修訂的種子法完善了侵權處罰賠償和行政處罰制度,為提高對侵害植物新品種權行為的威懾力,將懲罰性賠償數額的倍數上限由3倍提高到5倍;將法定賠償額的上限由300萬元提高到500萬元。對生產經營假、劣種子行為加大了行政處罰力度。
 
  02
  建立EDV制度,鼓勵“原創”種子
  本次種子法的修訂,最大的調整在于建立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特別是第二十八條明確實質性派生品種的有關規定。這有利于從源頭上鼓勵研發創新,解決種子同質化嚴重的問題。
  實質性派生品種(Essentially Derived Variety),簡稱EDV,是指從原始品種派生而來,保留了原始品種重要特征特性而僅在個別性狀上有差別的一類品種。
  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公約1991年文本規定,EDV的繁殖、銷售等商業化行為必須得到原始品種權利人的許可,即在EDV權利人和原始品種權利人之間構建了一種利益分配機制,是對原始創新的最大保障和激勵,成為當前種業發達國家普遍采用的一種做法。
  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劉振偉就種子法修正草案的有關問題作說明時表示“2015年修訂的種子法,對植物新品種的授權條件、授權原則、品種命名、權利范圍及例外、強制許可等作了規范,將植物新品種知識產權保護從行政法規上升到法律層次,為保護育種者合法權益、促進種業創新發展提供了法治保障?!?/div>
  但總體上看,我國種業知識產權保護還有短板弱項,對原始創新保護制度不完善,國內主要糧食作物品種中修飾性品種比較多,一些品種繁育停留在對主要推廣品種和核心親本的修飾改良上,審定品種雖多但真正的創新品種少,同質化問題比較突出。
  以水稻為例,通過對1800份常規稻品種和2000多份雜交稻品種進行遺傳相似度分析,有1/4的國內水稻品種與其近似品種的遺傳相似度大于95%。
  特別是轉基因等育種新技術的發展,使得針對原始品種的個別性狀進行修飾性改變越來越容易,對現有品種進行較小或不重要的修飾性改變便可取得新的品種權,繞過原品種權的權利范圍,這顯然對原始育種者極不公平。
  “因此,亟須對種子法進行修改,擴大植物新品種知識產權權利保護范圍,延伸保護環節,提高保護水平,加大保護力度,用制度導向激發原始創新活力?!眲⒄駛フf。
  在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聯盟77個成員中,有68個已經實行這一制度,國內近幾年也對于實質性派生品種頗有關注。
  2020年12月20日,國家水稻良種重大科研聯合攻關試行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簽約儀式在湖南長沙舉行,9家單位負責人代表出席簽約儀式并簽署承諾書,共同承諾在36家攻關單位間試行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
  2021年,農業農村部辦公廳關于開展保護種業知識產權專項整治行動,針對業界反映最強烈的玉米、水稻兩個作物入手,提高其品種審定標準,并充分利用分子技術手段對登記作物進行清理。以向日葵為例,2021年有269個品種被取消了登記。
 
  03
  EDV制度實施仍需循序漸進
  “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的實施步驟和辦法由國務院規定?!?/div>
  在新修改的種子法第二十八條中的這句話,似乎在告訴我們,實施這一制度并不會一蹴而就,而會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結合我國種業發展的實際情況來看,“實質性”判定難、商業化利用障礙這兩個問題可能影響該制度的實施效果,還需要慢慢摸索解決辦法。
  一方面,對EDV的判斷,國際上尚無統一標準,沒有規定何種程度的相似為“實質性”派生。美國種子交易聯盟將雜交谷物品種間的基因相似性達到90%及以上定為實質性派生;澳大利亞判斷EDV則主要考慮性狀的重要性。
  法國采用200個分子標記鑒定蔬菜品種間的實質性派生關系,若遺傳相似度大于90%,可以判定為EDV;若小于82%,判定為非EDV;若介于82%-90%之間,則需根據育種記錄和特異性、一致性、穩定性(DUS)測試結果等進行輔助判斷。
  此外,不同植物品種的基因變化和參數不同,EDV判定標準也不相同。例如,國際種子聯盟(ISF)發布的關于生菜、棉花、油菜和玉米的《實質性派生品種判斷準則》,將實質性的判斷標準分別設置為大于等于96%、87.5%、85%和82%。
  我國2020年12月開始試行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的36家水稻良種攻關單位,則以《植物品種鑒定MNP標記法》為鑒定方法,約定EDV判定閾值為遺傳相似系數92%。
  如果EDV的判定標準過高,則原品種權人的利益仍然無法被保障;但如果EDV標準設置過低,則后續所育品種很容易被認定為派生品種,同樣會抑制創新育種的積極性。因此,設定一個可以平衡后續育種者和原始品種權人利益的標準,是保障EDV制度有效實施的一大要素。
  另一方面,EDV制度在新品種的商業化利用方面,也會有諸多問題。
  比如說,若一個EDV派生于多個原始品種,則需多個原品種權人授權許可,只要其中某一個權利人拒絕授權,那該EDV便無法商業化。即使每個主體都同意授權,那在有多個享有權利的主體的情況下,該EDV的商業化的成本也會較高,這會減少甚至阻礙該品種商業化的可能性。
  另外,目前我國種業企業還以中小型種子企業為主,育種創新能力比較薄弱。據統計,我國營收規模在3000萬元以下的種子企業占比達65%,擁有研發創新能力的國內種子企業不到總數的1.5%。
  對于這些小企業來說,EDV制度的實施無疑提高了他們的研發成本,甚至可能在短期內會使企業的營收受到損失。但他們也必須認識到,簡單地修飾改良他人擁有知識產權的植物品種以繞開知識產權保護范圍的做法已經行不通,需要真正投入人力、財力、物力專注于植物品種的原始創新,企業才能做大做強和持續健康發展。
  盡管現階段我國種業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還相對薄弱,在短期內,實施EDV制度可能對我國作物育種科技創新造成少許負面影響,但從長期來看,EDV制度的實施可以讓真正有能力、有擔當、有技術優勢的育種原始創新企業獲得應有的收益,進而持續提升其創新能力和積極性。
  雖然實施起來還要考慮諸多因素,但只要循序漸進,在前行中不斷摸索最佳的實施尺度,EDV制度將成為我國種業發展的重要制度保障。
 
  END
  來源:本刊原創文章
關注微信公眾號:

官方賬號直達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全免费a级毛片免费看视频-几个少爷玩弄一个男性奴-日韩亚洲精品国产第二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